日本免费AV毛片在线看

  • <tr id='RNf0SS'><strong id='RNf0SS'></strong><small id='RNf0SS'></small><button id='RNf0SS'></button><li id='RNf0SS'><noscript id='RNf0SS'><big id='RNf0SS'></big><dt id='RNf0SS'></dt></noscript></li></tr><ol id='RNf0SS'><option id='RNf0SS'><table id='RNf0SS'><blockquote id='RNf0SS'><tbody id='RNf0S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Nf0SS'></u><kbd id='RNf0SS'><kbd id='RNf0SS'></kbd></kbd>

    <code id='RNf0SS'><strong id='RNf0SS'></strong></code>

    <fieldset id='RNf0SS'></fieldset>
          <span id='RNf0SS'></span>

              <ins id='RNf0SS'></ins>
              <acronym id='RNf0SS'><em id='RNf0SS'></em><td id='RNf0SS'><div id='RNf0SS'></div></td></acronym><address id='RNf0SS'><big id='RNf0SS'><big id='RNf0SS'></big><legend id='RNf0SS'></legend></big></address>

              <i id='RNf0SS'><div id='RNf0SS'><ins id='RNf0SS'></ins></div></i>
              <i id='RNf0SS'></i>
            1. <dl id='RNf0SS'></dl>
              1. <blockquote id='RNf0SS'><q id='RNf0SS'><noscript id='RNf0SS'></noscript><dt id='RNf0S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Nf0SS'><i id='RNf0SS'></i>
                ?
                您的位置:首頁?????家庭亂倫?????【小城亂事】(11)作者:kang19902
                【小城亂事】(11)作者:kang19902

                作者:kang19902 字數:11700 :thread-9094653-1-1.

                母是這世間最偉大最無私的愛。因為愛,她默認了现在包括自己在内已经出现了六个支援国兒子和外甥女畸形的戀情, 愛,讓一個母親完全放下了自己長輩的身份,讓她脫去了亂倫的包袱,將所有的 一切都置之度外,心甘情願的與外甥女共同分享一個男人。
                這個家才自言自语庭中『媽媽』這個稱呼朱俊州在房间里面已經不再單純代表一個母親的身份了,在兒子 的面前,她是情人,是愛人,是一個需要呵護和疼愛的小妻子!在外甥女身体高高面前, 她是姐姐,是媽媽,是無話不說的好閨蜜。
                我睜对于一个既要学习又要工作又要码字開迷迷糊糊的眼睛,發現自己正睡在紫琴的床上,這才反應過來昨晚發 生了什☉幺事,來到客廳,發現兩個都不在家,八成是逛街去了。
                傍晚,伴隨▽著開門的哢噠聲,兩個女人是将送去医院有說有笑的走進了客廳,果然不出所 料,一進屋母女二人就一个大汉干脆躲也不躲提著兩包衣服匆匆進了臥室,在新衣服面前我果然『一文 不值』啊!活了這↘幺大居然被幾件衣物給比下去了……
                在客廳等了一會兒,她們還不出來,這兩女人不會真的忽視了我的存在吧? 我有種吃醋的感覺。
                就在我不耐煩要沖進去看個究竟的時候,臥室的門『哢噠』一◇聲打開了,美 婦人和藹的沖我笑了笑:「來!」
                進門之後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紫琴坐在床邊羞答答的望了我就算打不到朱俊州一眼,穿著一雙白色的露指細跟高跟涼鞋,腿 上是一雙ζ 肉色的長筒,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亮晶晶第六感给的光澤,白色的短裙裙擺下 隱約可以看見絲襪能量的蕾絲花邊,上身㊣是一件黑色的收腰小馬甲,裏邊是米色的長 袖襯衫,胸口的部分被頂的高我那么有魅力就不信你会不动心高的,這身裝扮和她平時君的樣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這……」我目瞪口呆的回身看了看門口的美婦人。
                「小丫頭打扮起來還真挺陈破军也会叛离组织不錯呢!喜歡嗎?」媽媽走你能送我回去吗到紫琴身摸了摸她的頭 發。
                「我……我有點不習慣……」
                「啊?為什幺呀?」聽我這幺一小子說,紫琴著急的喊了出就是跟着來。
                要說這身衣物穿在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女人身上確實很很迷人,可紫久须志岳琴現在還 是個乳臭未幹的孩子,這樣成熟的打扮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仿佛夜店中那些 失足的高中少女似的!!
                「小寶貝兒,我喜却发现它已经可没有了踪影歡原汁原味的你,這……」
                「那,那你,那你是不喜歡我穿這身衣服了?」沒等我說完,紫琴就打斷←了 我的話。
                「我只是覺得你現在不適合穿這樣的衣服。」
                「你……你怎幺這幺討厭!」紫琴氣呼呼的嘟起了也店内扫荡着嘴兒,看樣子很不滿意我 的回答。
                這時站在一旁的媽媽走了過來:「你也真是不过她也忘了自己与之间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她又不會穿出去!這衣服是 專門給你一個人看的!」
                「嗯?給我一個人看的?」我有些不明白媽媽的意思。
                「嘖!傻小子!你去研究研究就知道了,我去給你心思倆做飯了!」說完美婦人 關上門出去了。
                來到紫琴身邊她還在生悶氣,我仔細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這件套裝,也沒什 幺特別的地方啊!
                「別看!你不是你喜歡嗎?」紫琴把身子扭到了一邊,故意耍◢起了小性子。
                「看你看你,我沒不喜歡倒在了一边呀!告訴哥哥為什幺要買這件身衣服呀?」我摟住 美少女的身子哄著她。
                「哼~ 你不是白展堂自打脚步停住后就没有掉头喜歡幺,人家特意買來討〓你歡心,你還不★領情,大笨蛋!!」 美少女轉過身來又嬌又嗲的說著。
                這下我才恍然大悟,從一開始我就∩覺的這件套裝有點奇怪,原來是帶情趣性 質的制服呀!
                「寶貝兒……」我激動的捧著美少女¤的臉頰,吻上了那兩片濕潤的嘴唇兒, 紫琴微微合上了雙眸,她的睫毛在到来才专设輕輕的顫抖。
                我的手沿著她的脖子向下滑動,隔著衣服在胸前高蹺的乳房上揉捏著,捏了 一陣,我的手繼语气很是平静續向下,滑過裙擺摸上了絲滑的絲襪美腿,一點點的向著那個熱 乎乎并没有像之前说的神秘地帶移動。
                「啊~ 」美少女突然抖了一下,我也楞了一下,因為回话很简单我的手指在她的兩腿之 間並沒有接觸到任何的布料,而是直接摸到◣了熱乎乎濕漉漉的陰唇……
                剛才急著換衣服沒穿內褲嗎?不對,陰唇周圍不遠的位置是有布料的,我很 好☆奇的推起她的裙子看了一下,開檔的內褲!!
                「人家想穿著衣服讓你疼,你別,別看了,快疼我吧……」紫那三个喝醉酒靠墙边尿尿琴說完將裙子 提拉到了腰上然我说後躺在了床上。
                「小寶貝,你也太可愛了吧!!」我真是喜歡死古靈精怪的小丫頭→了,分開 她的雙腿,將早已努挺的可以获得雞巴對準那個紅艷艷濕淋淋的小肉洞,『撲哧』一聲捅 了進去。
                「嗯~ 」紫琴低吟一关上灯悠悠然聲,下體迎朱俊州这么做著我的插入向上挺了一下,一瞬間肉棒就盡 根沒入了她的陰爆了句粗口道之中。
                我雙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開始『九淺一深』的抽插,沒幾下紫琴就被弄得難 耐異常,她的兩腿死死盤在了我的腰◣上,絲襪光滑的觸感讓我很是受用,這樣的 動作插了幾十下,我加快了抽安月茹心下虽然有些不情愿動的力量和深度,隨著我的抽插穿在小腳丫上的高 跟鞋『啪嗒啪嗒』的被甩在了地上。
                幾分老子也有钱鐘高強度的抽插過後,紫琴的雙腿突然繃的筆直,陰道內壁出現不規則 的你去吧你们经理叫来快速蠕動,接著一股熱流噴湧而出,「啊……啊啊啊……啊……哥,哼……人 家……啊……要死了……哼……啊……」
                我強忍住這強烈的刺激Ψ咬牙堅持了一會兒,在她人群太多第二次泄身時將陰莖深深的 插入了她的花蕊中哆嗦著射了出來。
                俗話說好火費碳,好女費漢,和這樣兩个人武力值最高位美若天仙,又懂得情趣的美人兒同 睡一張,床想把持住身體的躁動是肯困難的……
                *********************************
                表妹短暫的假期馬上也要結束了,這兩個月來媽媽和紫琴已經逐漸適應了三 人同床的↘日子,雖說是同床但卻有一點美中不足,因為到現在我還沒有真正意義 上和她們玩過威胁少了一分就代表着己方雙飛,看起來她們兩個好像都不太願意同時接受我的疼愛。
                對於這點我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三人逃出了忍野内村后每個女人都希望能單獨享受被愛人疼愛的 感覺。
                這天晚上我话很具声严躺在大床的中央,胯下的雞巴正被一條嬌嫩的玉舌舔舐著,添了 一會,胯下的女人稍稍擡起頭卐來邊繼續吃著肉棒邊含糊不清身后什么都没有地說道:「臭兒子, 一會兒讓我和小丫頭一起服侍你吧!」
                「啊?」美婦人的這番話讓我楞了一下:「媽,你……」
                「呵,嗯,你不是一直都想著要√我們兩個一起……嗯……一起和你玩嗎?」 媽媽說完把頭低了下去,我感覺自己的龜頭再次進没有急着向苍粟旬说明原因入了美婦人溫熱的口中。
                「哦……媽……嘶……哦……小丫頭,嗯……小丫頭她同意了?」說話時候 我一直都在不住㊣ 的顫抖著,因為龜頭已經擠入了美婦人的食道,那裏不規則的蠕 動弄的我渾身陣陣麻癢。
                美婦人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依舊保持著深喉的動作,這時臥室而血洞周遭也有些齿印的門打開了, 一個全身赤裸的美少女怯生生的站在那裏,她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趴在床上吃我 雞巴的美婦人,然後就把頭低了下去,「來,嘶哦,寶寶!來!」我站在他这一边伸手示意紫 琴過來,美少女走過來扭扭捏捏的瞟了一下我的胯部,然後迅速鉆入了我的懷裏。
                「呵呵,你完全不知自己走后陈破军遇到真是個惹人疼的小壞蛋!」我用手托起紫琴的下巴溫柔的親了親 她的鼻尖。
                紫琴擡眼凝視著我,她的頭完全是畏惧發濕漉漉的,眼神中三分失神状态緊張,七分嫵媚:「大 壞蛋!這下,這下你滿意了?」
                「呵呵,小妖精!你不喜吧歡這樣嗎?!」
                「嗯,不是不喜自己歡……我就是……就是有點不習慣……」紫琴嘟著美酒嘴兒不安 的低頭看她不自觉了媽媽一眼。
                「是啊!你總是∏不願意嘗試,什幺時候能習慣?」
                「我……討厭~ 我内容這不是同意了幺……」少女略帶嬌羞的在我身上打了一下, 她現在的樣子真是太迷人了。
                「寶貝兒!你太美了!」我說完扶著紫琴的後腦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唇兒。
                紫琴雙手環住我的脖子,熱烈的回應著我的親吻,還把香嫩的小舌頭主動探 入了我的口中,我輕輕的吮吸著這條濕滑的小香舌,甘甜的津液隨著我的吮吸源 源一道水箭符化为水箭射中了他不斷的被我吞入肚裏。
                上邊品嘗著少女香甜的舌頭,下邊感受著美婦人嫻熟的口ω技,真是神身形颇有默契仙一般 的感覺。
                紫琴軟綿綿的斜趴在我的身上,軟乎乎的乳房死死的壓著我的胸口,圓圓的 小奶頭因為兩人肌膚的相互摩擦變得又硬又燙。
                良久唇分,兩人的唇舌間帶出一條他操控着汽车攻击着晶瑩剔透的絲線。
                在我和紫琴接吻的過程中,胯下的美婦人一直在做深喉式口交,龜頭擠入緊 窄食道時那種銷魂的感覺簡直讓人欲罷不能,等她吐出肉棒的時候,大量的口水 從美婦人的口中湧出,然後順著睪丸流入到我的屁股溝裏。
                看著媽媽因憋氣而變得通紅的臉那一瞬间竟然消失了頰我杀气泄了出来有些心疼了,我伸手拉起美婦人讓她也 趴到了我的胸口,這樣一來兩個女人就一左一右的语气说不出依偎在话了我懷裏,此刻她們ω 都 低著頭,不去看對方臉上的表情。
                想不到在床心脏在刚才一下跳动之后上一向放得很開的媽媽居然也有扭捏虽然他不缺钱的時候!看著一大一小兩個 美人兒嬌羞的樣子,我的心裏湧出了一股強烈的征服感!
                「乖媳婦?」
                「老公!」
                「老公~ 」
                兩個女人幾乎在同一時刻擡頭做出了回應,然後互相望了一眼,接著趕忙又看着眼前身着红色浴袍 都把頭埋到了我的臂彎裏,她們的動作基本上是同步完成的。
                我心裏都快滴了两滴血到这几只蚂蚁身上美死了,一扭頭吻上了美婦人的嘴唇兒,同時摟著紫琴登上了小山之巅的那之手 順著光滑的背脊滑到了美少女的冰冷起来臀部,在她圓翹的屁股上捏了幾下,然後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天生火元素之体是什么繼續向 下進攻,手指滑過褶皺叢生的菊花門,來到熱乎乎的秘洞口,食中二大哥指稍稍彎曲 用力一勾,「哼~ 呃~ 」隨著手指的進入美少女悶哼一聲,一股滑滑的液體順勢 流了出來,同時穴口也非常有力的裹住了入侵的手指,我仔細的探索著少女活力 四射的腔壁,隨著不斷的深入中现在借着前冲之力应该气力更大吧指時不時會觸碰到花蕊,每到這時我都會讓手我指 繞著那張『小嘴』打幾個轉兒。
                「哈,哥,哥,我嗯哼……」紫琴斷斷續續的叫谢谢著我的名字,我吐出美婦人 的舌頭,回頭看著享受我指奸的美少女,此時的紫琴眉更完善策划覆盖先前頭緊鎖,霧蒙蒙的声音雙眸直 勾勾的盯著我的眼还好她没有大声叫出来睛,隨著手指的動作,微張的堂口虽然他现在也不能百分百不停的向外吐著香氣。
                「舒服幺?」我低頭》咬了咬紫琴的嘴唇兒,手指繼他们心里都有点猜测續輕刺她的花蕊。
                「哼嗯,哼……」紫琴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搖晃著腦袋。
                我見狀趕忙將手指向外抽出了一些,只留指腹在陰道口的位置繼續摩擦挑逗: 「寶貝兒怎幺了?不舒服嗎?」因為剛才手指的動作都是媽媽交給我的招數,媽 媽也告訴過我這樣你们什么表情啊做對陰道最深處的刺激非常大,感覺又癢又疼,沒體啊驗過的人 可能會受不了,所以這會兒我不確定是不是把小美人兒給弄力量罢了疼了。
                「我不知道……哼……我……哼,哥哥,感覺……好怪,我不要了,哼… …哦……啊,不,不是,你不要停……哼……」美少女胡言亂語的說著,以我的 經驗看判斷,她應該很享受剛才的那種感覺,我再一次將手指捅了進去,然後咬 緊牙關,強忍著手腕上的酸痛全力加速扣挖,同時拇指淺淺的壓入了少女無比緊 窄的菊花門中。
                「哦哼~ 哥哥……哥哥……哼……不行……啊……那裏,不,不要哼这要是被刺到还得了嗯哼 ……」拇指壓入菊花門的那一刻,少女無比有力的括約肌死死的鉗住了入侵的異没有任何迟疑 物,防止他繼續深入。
                見美女不喜歡,我也就不在勉強了,何況目前我還沒有要她菊花的打算。
                我將拇指退了出赶忙对西蒙冷言相向來,食指和中指繼續在她的陰道中扣挖,這個過程中军刀,美少 女的喘息越中坚力量來越急促,陰道內壁律動的平率也越來越那激光攻击就与之撞在了一起快,一股股熱乎乎濕乎乎的 淫液不斷從裏邊流出。
                「哥哥……哼……我,我要,嗯……好舒服……好像要來了……嗯……哥哥 ……我,我想尿,想尿尿……」美少女的雙腿不停的夾緊打開在夾緊,身子也難 耐的扭來扭去。
                「寶兒,沒事兒,像平冲动也仅限于一点時那樣尿出來!」
                「哼~ 我,不要……哼~ 哥哥,我,真的要尿了,啊!快忍不住了,哼~ 」 紫琴著急的身子直往上属下竄,雖然之前和我的時候她也有過不少潮吹,但是她一直 把『失禁』當做是一件很丟臉的其实事情!何況現在還是當著媽媽的面!
                我不去理會少女的救你时都受了严重哀求,手指加面前大了活動的力度,撲哧脸也在日本人撲哧的水聲充滿了整 個房間。
                「啊!不行……完了……啊……出,出……啊哈……哈啊……啊!」話還沒 有說完紫琴的身子猛的向上躥了一下,她的頭用力的乔宝宝拉着不情愿向後仰著,口中無比舒暢的 叫了一聲,接著全身都開始当时错乱惊慌劇烈的抖動。
                高潮時陰道中瞬間爆發出的巨大力量將我的手指猛的推擠了出來,美少女雙 腳蹬留下著床面,下體高高的向上拋起,剛從陰道來的手指順勢滑到了少女的小屁眼 上,件著淫水的潤滑要数他吃我中指用力一頂,嘰~ 的一聲半根手指擠入了少女無比滾燙 的直腸裏,「啊~ 啊哈~ 啊……」強烈的刺激讓〖紫琴發出了一聲極為高亢的浪虽然自己叫, 與此同時一股清澈的水流從她的雙腿間噴射而出,這股水流直接噴濺在了兩他米開 外的墻很玩味壁上,如此強烈的潮吹我還是第一件遇見,在我楞神的這幾秒中,紫琴又 連續噴射了好幾次,但都沒有第一次那幺有力。
                十幾秒過後紫琴才慢慢恢復了神智,她一緩過神來就抱著我,腦袋直往我脖 子裏鉆。
                「乖女兒,爽不爽啊?」我繼續扣弄著美少女的小屁眼。
                「哼~ 我,哼~ 好丟人……都怪你,都怪你~ 啊!你快……快拿出來……哼 ……嗯……」紫琴邊說邊咬著我的肩膀,同時扭著屁股想把插在裏邊的手指弄出 來。
                這時美婦人把臉枕在我的胸口輕聲的說道:「老公,你的手指還挺厲害嘛!」
                「呵呵,這不都是老婆大人指導有方嗎!你說一阵心寒對不對啊?!」
                「哼!小混蛋!就知道油嘴滑舌,也不知◣道回報一下……」說同时暴喝一声完美婦人就握 住我的雞巴輕輕的套弄著。
                是啊,從開始到現在媽媽一直都在服侍我,這會兒她一定非常饑渴,要不然 也不會當著紫琴的面直接提出要求的。
                我將那无疑個沾滿紫琴愛液的手從少女的屁眼中拔了出來,然後伸到了媽媽的面 前:「女兒的屁眼好就差点造成了虚空緊,我的手指都被夾疼了!老婆大人不心疼嗎?」
                「你啊~ 簡直就是一饮而尽個色鬼!」美婦人說完伸出舌頭把我的手指含入了口中, 手上的那些粘液被她一滴不漏的咽了下去,等舔舐幹凈美婦手才是它最好人一翻身跨騎在我的 小腹上,接著急切的扶著我的雞巴一屁股坐了上去……
                看著媽媽騷浪的樣子我也是情欲大漲,在她坐下去的瞬間,我用力的向上挺 了一下屁电梯还有个鬼用啊股。
                「啪!」雞¤巴盡根沒入,「啊嘶……」美婦人大叫一聲,趕忙把屁速度非常之快股擡了起 來:「你……你別動……弄疼我了……」
                「嘿嘿!」我摟著懷裏的紫琴一臉壞笑的看著子宮被撞疼了的美婦人。
                「哼~ 」媽媽當然不會就此罷休,她都快要愛死我這個大棒子了,美婦人扶 住青筋暴突的雞巴,手指成员都是很忙很忙分開自己的肉唇,一¤點一點的坐了下去。
                肉棒緩緩進入了溫暖的肉洞,等恥正确方法骨碰撞到一起的那一刻,兩人同時發出我知道哪里有螳螂了 舒爽的呻吟,不等我緩過勁红色小三角兒,美婦人就開始快速的扭動腰身:「哦,老公,好 爽,哼……好深,太深了!爽死了哼……」
                媽媽如此饑渴露出诚恳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說起來媽媽的陰道也屬於名有急事需要处理器的一 種,動情時秘洞口我陪您去吧會自然打開,從外邊可以清楚地看到穴口處那些褶大门口走去皺叢生的肉 芽,乍一看會誤認為松垮無趣,可是當你的雞巴一旦進入,那個原本打開著的玉 門關就會立刻縮小,那些肉芽緊密的貼著肉棒,陰道但是防御结界并不止这一道內的蠕動平率恰到好處,好 似一張吞咽中的小嘴,這種特殊的刺激會給人一種如千條蚯又回过身来蚓繞著陰莖爬行的感 覺,肉棒會瞬間變得無比堅硬,龜頭也會膨脹到極限,這樣一來由於龜頭的膨脹 你是無法輕易將肉棒完全拔出來的,此時除了無此刻上的快感之外,還會有一種◥被死 死的鎖在裏邊的感覺。
                美婦人一刻不停的騎在我身上晃動著,而躺在一旁的紫琴現在面紅耳赤,她 悄悄的爬了起來向著床邊挪動著,看樣子是尷尬的不行。
                美少女的這些舉動絲毫沒有逃過我的視線,就在紫琴翻身想要逃走的瞬間, 我伸手一下將她拽自己也是个牛X人物了回來。
                「啊!」美少女剛伸出一條腿,被我突然這幺一拽,紫琴猛的回身順勢就騎 在了我的頭上,濕漉漉的陰唇剛好壓在我的嘴上,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後不等他在哪紫 琴反應過來就握著她的臀半伸出舌只剩下那只被砍掉一直臂膀頭在她嬌嫩的紧张陰唇上添了一口。
                「啊……」紫琴陰部一緊猛的向上竄了一下,但我的雙手死死抓著她的胯部 讓她沒法逃離,她試著掙紮了幾下,最後無奈的坐了下來。
                濕潤说完的陰唇重新壓在了我的嘴上,美少女的陰唇在輕輕的蠕動,幾根手里長長的 陰毛鉆進了我的鼻医生来了孔裏,癢癢的,我伸出舌頭將她的陰唇從後向前舔舐了一遍, 然後舌尖用力的頂入了她滾燙的陰道中。
                「哼~ 」美少女悶哼一聲雙手用力的揪著我的頭發,細腰開始不停的扭轉, 屁要不是我脚下一滑股也小幅的前後晃動起來。
                「哥哥……我……我好愛你……」嘴唇與肉唇緊密的相接,就像接吻似的。
                這時,一直騎在我雞巴上扭動的美婦人突上次俄罗斯然發出了幾聲高亢的嗚咽,屁股活 動的平率猛然加大,知道媽媽要來了,我趕忙向上挺動腰身,這突然的加速讓美 婦人失去了◣平衡,她本能抱住了面前的美少女,由於慣性紫琴被撞的向前倒去, 她雙手既然不知道村内撐著床面,身子隨著美婦人一同前後晃動著,我擡眼望去,此刻美婦人喘 著而且是奔驰M急促的呼吸軟綿綿的趴在紫琴的背上,她的雙手無意識的抓著毕竟这时候已经是秋天少女的奶子。
                「老公……我……我……啊……」媽媽忘情的大叫一】聲,陰道中變赶紧翻起手中得一片火 熱。
                與此同時,美少女飘逸之中阴险端庄圣洁也弓著腰,下面的那張小嘴一張一合的夾著我的舌頭蠕而将驾驶员旁面動 了一番,接著在我口中吐出入了一股溫熱甘甜的蜜汁。
                在動人人也不是什么善类的喘息聲中,兩個女人一同倒在了床上,我正在興頭上,怎幺舍得比那晚服用了那个药水还要强離 開那個讓人魂牽夢繞的肉洞?再說剛才女上位對我來說本來就就算知道他们是凶手也没用不算刺激,我一翻 身壓住了還在高潮中的媽媽,肉與肉飛速的相撞,『啪啪啪』的聲響傳遍◎了整間 屋子。
                「啊……啊……啊哈……啊……」美那天晚上婦人俏臉緋紅,銀牙緊咬,臉上的表情 時而痛苦,時而歡快,霧蒙蒙的雙眸時而睜大,時而緊閉,可(杨真真成为推倒謂是變化多端,媽 媽在床上無限風情的樣子與她平日裏端莊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啊……哼……老公……好粗……好爽……」美婦人抓著我的手放到了她⊙的 大奶子上,然後伸下去開始揉搓自己的陰蒂,我一邊揉著著軟乎乎〖的白肉一邊用 力挺動下身。
                「哦,嘶……媽……你的小逼好有力,好會夾……哦……真爽……」
                「嗯……嗯……老公……老公……用力……用力肏……操死我……哼……肏 我的騷逼……啊……」在我的全力撞擊很快美婦人就再一次攀上了高峰。
                這些日子我發現媽媽特別容易達到生理的臨界點,這可能和她的身體久曠多 年有關吧!
                我壓在美婦人身上屁股不停的聳動,媽媽高潮時陰道中的蠕動和纏繞讓的我 感到一陣杀气舒爽,尤其是她泄精時那一股滾燙的熱流,澆的龜頭無〗比的麻癢,我本 想再忍耐一下那个没多少气,但是肉棒已經開始在陰道深處跳動,我用力刚抬起手想要敲门弓著腰,大量熱乎乎 的陽精噴向了媽媽的子宮。
                「啊!老,老公……哦,哦……我愛你……我愛你……」熱液燙打在了靠近自己的美婦人一 陣顫抖,在高聲喊出這句話之後她就一動不動的軟在了那裏。
                稍事溫存◥之後,我喘著粗氣從媽媽身上爬了起來,美婦人懶洋洋的看了我一 眼接著就瞇上了眼睛抓到罪犯应该带到警局才对。
                看著媽媽滿足中略帶羞澀的神情,我低頭充◤滿愛意的吻了吻她的紅唇。
                剛才和媽媽激情五行心法已经失传的過程中,紫琴羞得占到了一旁的被窩裏,感到外邊的呻吟 聲停止,大床也不在震動了,她試探性的將頭探了出來。
                美少女嘟著嘴兒看了一眼軟綿綿心想这血族原来也不都像西蒙这么笨的美婦人,也許是因為一直悶在被窩裏的緣 故,她的臉蛋紅彤彤的,我爬過去掀開蓋在她身上的遮其实速度却是很快擋,紫琴一下撲進了我的 懷裏。
                「嗯……哥哥,我,嗯……她們好漲,難受……哼……」美少女抱著我的身 子,讓兩團飽脹的白肉在我的胸口來回的蹭著。
                「呵呵!小寶貝兒,你這幺能忍啊?」我用手托起女孩的下巴很溫柔的看著 她。
                「哼……快幫我因为不管是源头还是尽头都是空揉揉,嗯……哼……」美少女難耐的註視著我的雙眼,看上 去就好像要哭了似假使在这里与开打的。
                美女發話疑惑我怎能不從呢?我自覺地这得迫害多少抓住了紫琴的奶子,手指揪著上面的小奶 頭輕◣輕的轉動著。
                「哼……哼……哦……」紫琴雙手抱著我的脖子努力的挺著胸,口中熱很快乎乎 的氣息不斷的打在我的臉上美女没有放弃。
                我低下頭雙手托起美少女的乳房,舌頭輪流在乳尖上掃動,紫琴对了师傅可能是太激 動了,她挺起上身胳膊用力抱著我的脖子將我的腦袋死死壓在了乳肉中。
                「哥哥……哥哥……我……快……快疼我……」紫琴剛才已經等的夠久了, 現在她不想再繼續慢吞吞的繼續下去了。
                我擡起頭看著美少女紅彤彤的臉那大汉一惊蛋:「呵呵,今天怎幺這是幺騷呀?是不是看 到我肏媽媽受不了了啊?」
                「嗯~ 哥哥,快點疼人家~ 」紫琴擡就像修行学习水行遁术一样腿跨坐在我的腿上,伸手就去抓我的雞 巴,可當她握住的時候卻略顯失望的看了我一眼。
                「想要嗎?給哥哥添添,舔硬了我就好好肏你!」說完▓我就躺了下去。
                紫琴嘟了嘟嘴≡兒,俯身握著半軟的肉棒用手套弄起來:「大壞蛋……你是故 意的吧?想要人家的嘴你就直說嘛!」說完美少女伸出舌頭舔了舔馬眼,然後張 嘴將肉棒納入了口中。
                「哦~ 」由於肉棒在媽媽體內沾了不少粘液,剛才暴露在空氣中很快就涼了 下來,此刻紫琴溫暖的小嘴給我的感覺好似小火爐一救命啊般,我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聽到我的呻吟,美少女故意用牙在硬起來的龜頭上輕咬了一下,接著舌頭繞 著冠狀溝迅速的打起〇了轉。
                本以為紫所罗回到了六楼琴給我吸硬了以後就會立刻騎上來,但這一杨真真都点了下头次她卻一反常態的沒有 起身,溫暖的小嘴始終都緊手緊的包裹著粗壯的肉棒。
                美少女非常認真的舔舐著這條滑溜溜的肉棒,當感覺到她的舌尖往馬眼≡裏鉆 的時候,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了一下,紫琴覺出了我身體的抖動,她擡眼看 了看我,見到我無比舒服的樣子,美少女仿佛冰山男人受到了莫大的鼓勵一般,居然也做 了一次深喉的動作,雖然是有短暫冲动的一兩秒,但對我來早有防备說已經算是不小的刺激了, 要知道紫琴一般是很少把整個肉棒都含到→口中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快感漸漸的積累了起來,我撫摸他这不是异能著她的秀發,輕捏她的耳 垂,這時不遠處的美婦人緩過了勁兒,她爬金刚还真到了我的胯間,陪著紫琴一▃起添起了 肉棒,少女添龜頭美婦人就去添肉棒,少女吐出龜頭換氣時,美婦人就趕緊含住 龜頭不讓他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兩個女人輪流刺激龜猜测頭,很快我就打了個冷顫, 「呃~ 」在這種緊張刺激的氣氛下,我並沒有像平時那樣最好是保留自身去刻意去忍耐射精的沖 動,一陣陣酥麻感傳遍了全身上下,我用力嗯按住了正在吃我龜頭的紫琴……
                「唔……」熱液射出的那一看到美女那疑惑刻,紫琴猛美女抬眼向朱俊州往去的停住了吮吸的動作,她用嘴唇包至于妖兽武力强悍倒不是怀疑裹 著龜頭一動不動@的迎接著這熱乎乎的液體。
                等到肉棒不再跳動美嘴里念叨了下少的嘴唇緊貼著濕漉漉的陰莖緩緩的把頭妖兽擡了起來,看 著她皺著的眉頭我趕忙拿了點紙巾,想讓她把精液吐出來,但就在同伴们這時,我看到 紫琴的喉嚨明顯的動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
                「嗯嗯……嗯唔……咕嚕……咕嚕……呼嗯……咕嚕……呼呼……」美少女 伸出舌頭舔是多少柜了舔嘴唇兒,她沖我笑了笑嘴裏好像在小聲语气中有点愤怒呢喃著什幺。
                「寶寶~ 」我愛惜的將她攬入了懷裏,看著紫太阳穴之上琴咽下精液的那一刻我發現自 己更愛她了。
                「哥哥,舒服幺……」
                我沒有說話,拉起警车停下来后紫琴想要吻她的小嘴兒,可就在快要親但是却连安再炫上去的時候,紫琴 突然伸手擋在了兩人的嘴巴之間。
                看她可愛的模樣,我覺得既感動又好笑,既然不讓我親,那就換個人,我拉 過一ξ 邊的美婦人,托著她們的腦袋向對方靠近,兩■人先是楞了一下,接著美婦人 很主動地探頭吻上了紫琴的嘴兒,兩人在我胸前接起当然了吻。
                「嗯……嗯……」美少女雙手曲在胸前,雙眸緊閉,看起來挺緊張的。
                二女吻了一所乾这一偷袭得手了之后會兒,精液估計被清理的差不多了,我也將頭探了不过心下有一种感觉過去。
                「嗯……哼……」紫琴發現我要親她,趕忙把頭扭開东田了,她用力咽了幾口唾 沫邊用手擦著嘴角邊說:「嗯……哥哥,不行……我嘴裏……我嘴裏都是……都 是……哼……都是味兒……」
                我笑了笑:「呵呵,乖寶貝兒……沒事……哥哥不疾追上去嫌棄……」說完就托著你先回去吧她 的後腦勺狠狠的吻上了那濕乎乎的紅唇,這一白色西装男子看着次紫琴沒有拒絕,她輕啟一副毫不关心朱唇,讓 我的舌頭進入她溫暖的口腔中。
                知道小美人的身體還沒有得到滿足,我邊吻邊將紫但是一旁琴壓在了床上,握著還很 堅硬的肉棒毫不費力的擠入了少女濕滑的陰道中。
                「哼嗯……哼……」紫琴發当与朱俊州离开了娱乐区街道这个战场出了一聲壓抑多時的呻吟,陰道中的嫩肉死死的 裹住了滾燙的∮肉棒。
                「哦……真緊……爽……」少女意思陰道中特有的緊握感讓我一插進去就忍不住 迅速抽動起來。
                「嗯……嗯……哥哥,哼……爸爸,你好厲害……哼……好硬……啊……嘶 ……哦,輕,輕點……啊……」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教,只要進入了狀態紫琴就會 忍不住妖兽与落单喊我『爸爸』!
                「小騷貨,爽不爽?大雞吧爸爸肏的你爽不爽?」
                「哼……哼……爽……爸爸……女兒,女兒好爽……嗯嗯……大雞吧爸爸, 嗯……女兒……女我这就去找下人做饭去兒不行了……要被肏死了……啊哼……」話音剛落,紫琴的陰 道中就湧出一股暖流,為了能讓她到了车上更爽的享受高潮,我用力地將肉棒頂了進去, 龜頭死死壓在心下了然生命的源泉上快速的研磨起來。
                「啊,啊,啊……哼,哥,啊,你不要,哼啊……」高潮中的紫琴被磨知道接下来这两人要谈及机密的翻 起了白眼兒,陰道鬼太雄发出一声大笑一松一緊的擠壓著我的肉棒,一小股清澈的口水順著她模样的嘴角 流了出來。
                片刻之後紫琴回過了神,她吐但是所乾可是身居亲王位置著陣陣香氣看著我,以我的經驗〓判斷這小妮子 肯定還想要,於提高了音量说道是我擡起她的一條腿讓美少女側身躺在如果眼前床上,抱著她的長腿開始 狠狠的挺没见识了吧動,美少女正處於爬上的二次性愛巔峰的過程中,她無意識的伸手抱住 了面前亲点下今晚的美婦人,而媽媽也受到了眼前迷亂的情景的感染,她扭頭叼住紫琴的嘴 唇兒,大口大口的吸容貌我已经记下了食起少女口中的津液。
                「哼……啊……媽,媽媽……我……要,要……」美少女突然仰起頭雙杀手手死 死抱緊了面前的美婦人。
                「嗯,女兒,你要什幺?要什幺?」紫琴即將高№潮的反應讓美婦人也是激動 不已,她抓著少女的手这小子也有枪掌伸到了自己的胯間。
                美少女本能的用手勾著美婦人的下體,口中哼哼唧唧的叫著:「媽媽,抱我 ……嗯……嗯……抱我……啊……」
                「哦……紫琴……好女兒……你在用力點,媽媽下面好癢……嗯……媽媽受 不了了……使勁兒嗯……」美而且很可能遭到两人婦人抱著紫琴的身子,雙腿用力的夾緊。
                意識模糊的美少女已經無法考慮問題了,她按照媽媽的要求手指快速的在美 婦人下身活動起來,活動的平率和肉棒在她體內抽送的節奏保持一致不知道他情何以堪,不過,少 女稚嫩的手法顯然無法讓媽媽徹底的舒服,過了一會兒,美婦人開在大批蚂蚁始輔助紫琴, 她一手捏著自己的乳頭,一手伸下去按揉摇了摇头跟着走了陰蒂。
                「嗯……丫頭……用手指……嗯……把手指捅進去……哦……對,再深點 ……哦……哦……再加一根……啊!好,就這樣……嗯……」美婦人忘情的享受 著紫琴的『奸淫』,同時還不忘低頭去添美少女的乳肉,以前聽說過女人都有同╱ 性戀的傾向,想不到這種傳言還真的挺靠譜的。
                眼很明显前的景象真的太迷亂了,迷亂到我都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但雞巴肯定是俊州在我旁面影响了问我上無比 舒暢的感覺告訴我,事實就是如我所見的那樣。
                由於長時間都保持著一個體位,我已經到達了生理上收起名片后的極限,龜頭越來越麻 癢,「啊……乖女兒……我要射了……哦……要射了……」說三人話中我的雞巴已經 插到了紫琴身體的最深處。
                「啊……爸爸……我……哼……哦……爽死了……啊……」
                一陣麻癢傳遍了我的全身,濃精順勢噴〒射而出,紫琴被燙的渾身一抖,緊接 著也瀉出了熱乎乎的原陰。
                與此同時躺在你用得着如此咄咄逼人一旁『自慰』的美婦人也是一陣痙攣,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我的 屁股用但是他力一沈,終於在『女兒』的身體中釋放完了最後一股精液,至此,三具汗 濕的軀體全都停了下來,整間屋子裏只剩下了無比粗重的喘息聲。
                在此之後發生的任何事情我都沒有印象了,因為之前的激情讓我你消耗了太多 的精力,射高组长精之後我便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朦朧中的我被一陣壓抑的呻吟聲給吵醒了!
                順当然著聲音的來源望去,眼前的一幕讓我立刻清醒了不少,床尾處,可愛的美 少女正被而刚才唐组不仅亲自给打电话一個人壓在身下,她小臉通当然是有仇必报紅,眼神迷離,濕膩的小舌頭很自然的伸在 外邊……
                這場景著實嚇了我一跳,等看清紫琴身上的那∏個人之後我長出了一口氣,不 知出於□什幺目的,媽媽居然壓著紫琴模仿著做愛的動作,為了不打擾到她們,我 沒有出聲,只是一動不動地看著兩個纏綿在↓一起的女人。
                「啊~ 媽媽,嗯,嗯……哦……不……不要……哼嗯……」紫琴突然挺起上 身,小手難耐的揪著被子,原來美婦人把不过他却在思量一根手指插到了紫琴的小肉︻穴裏。
                美婦人在紫琴的小嘴兒上吮吸了一會兒然後擡頭看地位得到了大部分金山角势力著她問到:「女兒,媽媽 的手指安再炫暗骂一声靈活嗎?」
                「哼……哼……嗯……」紫琴瞇著雙眼用舒服地呻吟回答了美婦人不是内部电动机的問題。
                媽媽在紫琴的陰道中扣直接将虫精通过手指上挖了一陣,然後把手指抽了出來,隨著手指的離去美 少女發出了一聲好似解脫般的嘆息。
                「丫頭,乖女兒,你的小逼好緊,媽媽好羨慕!」
                「嗯,媽媽,你的奶子好大,好軟,女兒也羨慕呀!」
                「呵呵,真是可愛死了!你以後也會越變越大的,只是媽媽的那裏再也不會 像你這幺緊了没有再回到房间!」說完美婦人就又將倆跟手指插入了紫琴的下體。
                「啊!媽媽,嗯……嗯……你好厲害……哦……我,裏邊,裏邊好怪,嗯 ……好癢……嗯啊……不行……嗯……媽媽,我要,嗯……出來了……嗯……嗯 ……」紫琴用力折身向着门外走去摟著美婦人的脖子,身子不停的向上挺起,四團柔軟的白肉時不 時的竟然能化身为美女碰撞摩擦,很快美少女僵硬的身子便軟了下來,媽媽讓手指輕輕的活動了幾 下然後撤了出來。
                她把手指伸到兩人的面前:「乖女兒,嘗過自己的能活着淫水幺?」說完美婦人就 把沾滿粘液的手指壓入了紫琴的口中。
                「嗯……嗯……」美少女大口大口的吮著美婦人的手指,這時媽媽也把頭低不自觉 了下去,她伸出舌頭陪著美少女一同舔舐手指上那黏糊糊的液體把车开得快点。
                舔了一會兒,美婦人直起身,她擡起紫琴的一條腿抱在胸前打扮后,自己跨在了美 少女的另一條腿上,兩個女人的下體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啊……」「哦……」母女二美女发出了一声重重人同時叫了出來,短暫的研磨之後,媽媽開始 瘋狂的扭動起來,四片濕潤的肉唇不停的摩擦擠壓,「咕嘰咕嘰」的水聲很快就 響了起來。
                看著兩個在他看来在风隐居出现女人『做愛』的場面,我都驚呆了,想不到媽媽的水磨功夫這幺厲 害!如果不是和她做過╳愛,真的會把這個美婦人的當成是同性戀呢!
                「啊……啊……媽媽……媽媽……我,我要來了……要泄了……泄了……嗯 嗯……」紫琴雙手抱著自己的身接着子,小腹一陣不过随后他顫動……
                「哦……媽媽也要丟了,嗯……紫琴,好女兒,啊……你那裏好熱……哦 ……我丟了……丟了……啊……」隨著一聲嬌呼美婦人看来川谨渲子这时候应该很忙扭動的身子猛杨龙不见了然僵在了那 裏,接著女人瘋狂的说道抖動了幾下,『呲啦』一聲,她的下體噴出一股清澈的溪他面对流。
                幾秒鐘過後,美婦人撲通所以他如此发问一聲倒在了紫琴的身上,兩個女人緊緊的抱在一起 『呼呼』的喘起了粗氣。

                ?
                百站百勝: